http://down.admin5.com
       友情链接 更多...
· 青海省人民政府
· 国土资源部
· 中国地质调查局
· 青海省国土资源厅
· 青海省地质矿产勘查开发局
       便民服务 更多...
· 天气查询
· 西宁住房公积金网站
· 西宁市交通违章信息查询
· 西宁公交查询网
· 列车时刻表
 
        本站首页  → 地调文化  →  一名地质队员的经历
信息来源:党群办 发布时间:2017年10月23日 访问频度:1053

一名地质队员的经历

本人老家在山东西部农村,属华北平原的中心部位,从小没见过山,甚至连石头也很少见。因此对山区很好奇,也很向往。上学以后,从小说中、电影上看到地质队在山区的一些情况,心想将来也去当一名地质队员到山区工作生活。中学毕业后高考填报志愿,前两个志愿都是地质专业,最终被山东大学地质系录取。在山东青岛市上了五年大学,先后学完了三十几门基础课、专业课,经过认识实习、专业实习和生产实习,于1964年毕业。毕业后面临分配去向问题。当时正值学习雷锋高峰期,上级号召青年人响应祖国召唤,到艰苦的地方去,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。于是我选择了青海和新疆,最终把我和另外3位同学一起分到青海省综合地质大队。

19648月,我们兴致勃勃的乘火车前来西宁。临行前,听人说青海很艰苦,自然条件很差,生活物资很缺,连肥皂都买不到。有备无患,买了十几条肥皂,还有毛巾、牙膏、牙刷等都带了不少。831我们到达西宁,当时我们都穿着短袖褂和短裤,下火车后感觉很冷,赶快加衣服,心想青海气候跟山东就是不一样。到青海省综合地质大队后,住在招待所,住下后听招待所的人说:“今天是8月的最后一天,你们赶快去人事处报到,还可以领到八月份半个月的工资。”于是我们没顾上休息就去报到,果然领到了半个月的工资30.42元。这是我们生来第一次领工资,心里非常高兴。

后来我们4人全部分到区域地质测量队,队上派车把我们接到尕庄队部,受到领导和同志们的热烈欢迎,帮我们安排食宿,向我们介绍队上的基本情况和青海当地的风土人情,我们几个从海边来到青海高原,处处感到新鲜、亲切。从此后我正式过上了地质队的生活,实现了我从小的愿望。

参加工作不久,正赶上青海省开展轰轰烈烈的“四清”运动。上级为了让我们这些刚参加工作的学生接受锻炼,在运动中接受教育,派我们参加了四清工作队。按要求,工作队员到农村要住到最穷的贫下中农家里,与贫下中农同吃同住同劳动,进行访贫问苦,扎根串联,发动群众。我所在的四清工作队在西宁郊区彭家寨公社,住在一个农民家里,与他们一起劳动,翻地、积肥、播种、浇地、拔草、收割蔬菜,啥活都干,在这一过程中,我学会了一些农活,了解了青海当地的风土人情,与他们建立了深厚的感情。在共同生活中也曾经闹过一些笑话。如与老乡一起吃饭,当地老乡有吃完饭用舌头舔碗的习惯,于是我向他们学习,也想舔碗,结果碗没舔成,弄得满脸和鼻子全是饭,惹得大家大笑。入住不久,吃饭时老乡端到饭桌上一盘洋芋,洋芋上沾了好多泥。我觉得很奇怪,心想洋芋带着泥巴怎么吃,不敢吃,也不敢问,我从小没吃过洋芋,不知怎么吃,只好等老乡先吃。后来老乡一边让我吃,他自己也拿了一个洋芋剥了皮吃起来,我才恍然大悟,原来吃洋芋要先剥皮的。后来我问老乡,为什么煮洋芋前不洗,老乡说带着泥巴煮的洋芋吃着更香。通过四清工作几个月,收获颇大,了解了青海当地的生活习惯,风土人情,学到了朴素耕劳的优良品质,锻炼了身体,也会了不少青海话。对以后在青海工作有很大帮助。

我工作后参加的第一个地质项目是矿点检查。1965年我被编到矿产分队,到都兰、乌兰地区对铁多金属等矿点进行检查评价。本人在学校也学过一些矿点检查的知识,但没有接触过矿区,想借机向老同志好好学习有关矿产工作的知识。通过几个月的野外工作和室内整理,亲身经历了矿区工作的实践,在技术负责邱淑和、组长佟玉树等老同志的言传身教中,我学会了使用地形图、航片、跑地质路线、圈定矿体、布槽取样、检查评价等多道工序,初步掌握了矿点检查工作方法,学到了很多在学校书本上没学到的知识。

1966年,青海省全面开始1:100万区域地质调查工作。国家从内地山东、吉林、河北、陕西调来了几个分队。开展1:100万区域地质调查。为了进行试点,取得经验,队上组建了精干的分队,从格尔木向南一直翻过唐古拉山到达西藏安多县,建立1:100万温泉幅地质走廊,工作条件非常艰苦,很多地方是无人区,要求参加人员思想过硬,身体好。本人有幸参加了这个分队第十分队。由于工作地区交通很不方便,汽车用不上,只能雇佣当地的骆驼、牦牛搬家。由于工作紧,任务重,必须经常搬家。分队只能住单帐篷,不能带床,就睡在地上,行李也很少。两三天搬一次家,有时一天一般。搬家是一件非常麻烦非常辛苦的事。天不亮就吃饭,打行李,抓牦牛绑驮子,有的牦牛不老实,刚绑好的驮子他就跳起来,把驮子跳下来跑掉了,赶快追上抓住牦牛重新绑,有时一头牦牛绑好几次。几十头牦牛绑2-3个小时,把人累的筋疲力尽,才赶着上路。一路上还经常有牦牛翻驮子。有一次牦牛打架,一头公牛用角把另一头牦牛驮的一麻袋大米挑破了,大米漏了一地,牦牛到处乱跑,等把牦牛抓住,一袋大米全漏光了。千辛万苦到了目的地,卸了牦牛驮子搭帐篷,垒锅灶,大家分头满山遍野去捡牛粪,然后生火做饭,有时等吃完饭已经半夜了,顾不上洗漱,倒头就睡,第二天还有更重要的任务。

工作中有时会遇到意想不到的危险。一次我和任增基、董洛群在五道梁东山上跑路线,爬到山脊时已是中午,当时太阳很好,天气暖和,三人停下工作在分水岭阳坡吃午饭。正吃着,听到叭叭两声枪响,子弹嗖嗖的从头顶上掠过。吓得我们三人连滚带爬赶快翻过分水岭,心脏通通的跳个不停。我们由于不明情况,赶快结束工作返回驻地向领导汇报情况后,大家猜测可能是附近铁道设计院放的枪。分队长、指导员去找了他们,他们说把我们三人当成土匪了,向我们承认了错误。幸亏没伤着人,真是万幸。

还有一次我们分队在昆仑山北侧西大滩工作,有一天,我和刘广才骑骆驼跑路线,由于路不好走,我俩牵着骆驼走在山边上,旁边就是一条大深沟。西大滩的沟谷,由于强烈的新构造运动,切割几十米深,沟的宽度却很窄,有的1-2m宽,两壁垂直陡立。刘广才骆驼停下不走了,他一边拉一边打,骆驼往回退,一下掉到旁边的沟里。骆驼掉下去20多米,被一块凸起的沟壁接住了,骆驼被挤在两壁的夹缝中,距沟底还有二三十米。骆驼一直在吼叫,动弹不得。我们两个只好回基站向分队汇报。分队组织十多人前去出事地点救援,带上铁锹、十字镐、钢钎、麻绳等。用麻绳把人放下去,铲除骆驼身旁的岩壁,看能否把骆驼拉上来或放下去。下去两人,只能站到骆驼背上,用搞头刨岩壁,岩壁非常坚硬,刨了半天,纹丝不动。实在无能为力,只好放弃。回到基站后,仿佛还听到骆驼的哀鸣。

有时我们工作的地区没有地形图,区调工作没有地形图是没法开展工作的。根据要求,分队在基站由测绘人员进行天文定点,夜间按特定的世界时观测规定的星辰坐标,测定基站位置,按测出的经纬度标在图上,我们工作从基站出发用罗盘打方向,用脚步量距离,来确定工作路线和地质点的位置。事先在公路上根据里程碑来回步行,经过反复验证确定700步幅为1公里,70步为100米。我们一边工作一边数步子来完成工作。

就这样我们分队19664月从格尔木出发,一边工作,一边搬家,一路向南,经过纳赤台、修沟,翻过昆仑山,经过楚玛尔河、通天河、当曲,翻越唐古拉山冰川,经过几个月的奔波,于10月份到达西藏安多县。经过全分队人员的齐心协力、共同努力,历尽千辛万苦终于完成了当年的任务。

在工作中有时会遇到难以想象的事情,必须坦然面对。1976-1979年,我参加1:20万大柴旦幅区调时,有一次和薛连明(刚毕业的实习生)一起在塔塔楞河北山跑路线,山很高很陡。当我们爬到山脊时已是下午两点多,停下来准备吃午饭,我开始作记录,小薛说他到旁边去大便。我作完记录,不见小薛回来,喊了几声没有回应,我赶快起身去找,发现小薛直挺挺的躺在山坡上一动不动,喊他不应,拉他没反应,真把我吓坏了,我急得没办法,不知如何是好。我把他扶起来,依到我身上。听人说人昏过去掐人中能起作用,我试着用手指甲掐他的人中,还好,他终于醒过来了。我把他扶起来,他两腿发软站不住,让他坐下休息一会,我决定背上他下山。他的个头比我还高,体重160多斤,在4000多米高的山上,我背上他走了一会,累的我气喘嘘嘘,实在背不动了,把他放下,试着挎上他走,走着走着遇到一个五六米高的陡坎,无路可走了。我把他放下,趴在陡坎上,两手抓着他的手,慢慢把他溜到陡坎底,我滑下来,继续挎上他走,后来终于走到塔塔楞河边,小薛有些清醒了。塔塔楞河是条曲形河,河床左右摆动,我们不得不反复过河,河水没过膝盖,很凉,啥也顾不上,我架着他淌过几十次河,经常跌倒,爬起来再走,全身衣服都湿透了。快到沟口时看到了汽车的灯光,知道分队同志来接我们了,等到同志们接到我们,我俩都躺倒在地不能动弹了,大家把我们抬上车,回到驻地已经半夜了。谢天谢地,我俩终于活着回来了。

1983-1986年,我任分队技术负责开展1:20万土窑洞幅、芒崖幅区域地质调查工作,经过四年的工作,在全分队的共同努力下,顺利完成了任务,取得了较好的成绩。最终报告验收时,评审组的主审胡永元说,该图幅的质量是区调队有史以来最好的。我感觉很是欣慰,尽管付出了辛勤劳动,也获得了丰硕的成果。

在工作中有一次我们驻地在一条河流旁侧的高台上,一天下午1点左右突然下起了冰雹,冰雹很密集,个头像鸽子蛋一样大,有的帐篷被砸穿了,幸亏没伤着人。下了十几分钟就停了,冰雹铺天盖地,周围一片白,有十多公分厚,过后太阳很好。傍晚时,山洪下来了,山上的冰水倾泻而下,河中水头有一米多高,河水冲力很大,河床中像小汽车一样大的石头被冲的乱滚,石头碰石头,发出咚咚的很大的声音,同时闻到呛鼻子的味道,声势非常壮观。由于河水的侧蚀作用,我们驻地的河岸不时向下滑塌,很快威胁到我们的伙房,大家一看不好,伙房危险,赶快进行抢救,有的拆帐篷,有的搬锅灶,刚搬完,伙房的那块地基就垮了,当时非常惊险,幸亏大家眼疾手快,手脚麻利,避免了一场灾害。

在野外工作中尽管爬山涉水,非常劳累,但工作之余,大家在一起说说笑笑,心情很是舒畅。在收工回来的路上,大家骑在马上,在夕阳的照耀下,大家一起唱起地质队员之歌“是那山谷的风,吹动着我们的红旗……”嘹亮的歌声响彻山谷。或者唱起革命样板戏“沙家浜”、“红灯记”,你扮阿庆嫂,我扮刁得一,你一句我一句,心情非常愉快,赶走了一天的疲劳,有时吃了晚饭,整理完当天的工作,大家围坐在伙房灶台旁,有的讲故事,有的说笑话,天南海北,古今中外,无所不谈。有时饿了,借着牛粪火烤个馒头,黄黄的,吃到嘴里香香的,边吃边聊,一直到深夜才回帐篷休息,很快进入梦乡,在梦中会见父母、娃娃、婆娘。

1987年,区调综合地质大队中标西藏地矿局对外承包的西藏昌都地区1:20万白玉县幅、雄松区幅区域地质调查项目。大队领导认为这是大队第一次承包省外项目,非常重视,一定要保质保量,按时完成,这关系到大队的信誉。为此在全大队挑选技术过硬,身体强健的人员,组成西藏分队,派我担任分队技术负责,我深感责任重大。接到任务后,立即带人去西藏相关单位收集资料,编写设计,制定工作计划,制定全面的工作技术要求。1988年分队赴工区开展工作。刚开始由于不熟悉当地山大、谷深、森林密布地形复杂交通极为不便的具体情况,像在本省一样,实行大兵团作战,工作施展不开,非常窝工。后来经过大家讨论,确定分4个小分队分片包干开展工作。分队对各小队确定工作范围,工作任务,工作期限,工作计划后,立即分头开展工作。分队对各小队经常进行检查和指导。测区山大沟深,森林茂密,从谷底到山脊高差2000多米,工作非常困难,一天很难跑完一条路线。小队的作业组不得不分散单独行动。确定路线任务后,两个人雇上两匹马,一个牧工,带上吃的用的和简单的行李,走到哪住到哪,第二天继续工作,多则一个星期,少则3-5天,完成任务后回到小队驻地,经过休息补充后,再进行下一次工作。幸好工区到处有水和烧柴,走到哪里都可以住宿、吃饭。

由于工区山高谷深森林密布,工作中时常遇到危险。有一次我和彭跃全、赵长青3人在四川省白玉县金沙江边跑路线。事先计划好从大山的南坡一条沟向北翻过山,下到北坡一条沟,在沟口有车接。我们工作了不到一半,时间已到午后,还没爬上山脊。估计天黑前工作完不成。担心来接的车到时等不到我们开回去。3人商量决定由我前面先走,前去告诉接的人等候我们,他们2人继续工作。我离开他们前面先走,翻分水岭后沿着一条沟向北下行。由于森林茂密道路越来越难走。天渐渐黑了下来,已经没法继续前行了,只好停了下来,看来是要在森林中过夜了。我感到很害怕,一个人在大山深处森林当中,万一遇到意外或野兽将如何应对。越想越害怕,没有任何办法,只好硬着头皮面对现实。听说野兽怕火,我抓紧时间捡了一大堆柴火,找了一颗有枝杈的好爬的树,万一来了野兽我就爬到树上藏身。于是我在树下生着火,照的周围发亮,守着火堆发呆坐着。没有一点瞌睡,瞪大眼睛,注视着四周。大约两三点钟的时候,附近树上的鸟突然乱飞,有的在叫,声音很大,宁静的夜晚声音格外刺耳。我顿时毛骨悚然,非常惊慌,估计野兽来了,惊动了树上的鸟。我毫不犹豫,赶快爬上树,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,很快爬到树顶,吓得两腿发抖,不敢动弹,手里紧握地质锤,两眼紧盯四周,等待着野兽的来临。过了大约半个小时,没有动静,树上的鸟儿也安静下来,大森林中又恢复了原来的宁静。我想野兽可能真的怕火,不敢前来。但是我不敢大意,还是不敢下来,又在树上待了半个多小时,还没发现异常,这才敢从树上下来,躲过了一场虚惊。不久天渐渐亮了,我把火堆彻底熄灭,继续前行。路越走越难走,根本就没有路,沿河全是横躺竖歪的枯树,或从树干下面钻,或从树身上翻,艰难前行。正走着,前面突然出现一个大陡坎,有几十米深,横切河谷,陡坎陡立,河流形成瀑布斜挂在陡坎上。幸好陡坎上长着一些树木,我手脚并用,终于下到陡坎底部。休息一会,继续前行。正走着发现地上有一堆烧过的灰,看样子已经很久了。见了这堆灰,我悬着的心松了一大半,有烧过的灰说明曾经有人来过,有人能进来,我就能走出去。继续前行,发现草丛中有隐约的小路,这下我就放心了。小路越走越明显。沿着这条小路我终于走了出来,脱离了险境。到了沟口,看到单位的车和同志们在等着我们。我一下子松了气摔倒在地上。大家把我扶起来,端来了稀饭和馒头,饭还是热的,我喝了稀饭后慢慢恢复过来。不久,彭跃全和赵长青相搀扶着也走出了大山。

工作中有时会有意想不到的事情或事故发生。有一次,也是在白玉县,分队用汽车搬家,有几个人坐在汽车上边的行李上。其中有炊事员孔繁德怀里抱着一支枪,枪口朝上竖在怀里。汽车正走着,突然有一条电话线从汽车上方横跨公路,电线正巧挂住了小孔枪上的准星,顺势把枪从小孔的怀中拽出来,甩到路旁的大河里。汽车立刻停下,大家下车到河边,有些人脱了裤子下河去摸,有的用棍子探,许久没有捞着,大家非常着急。武器丢了是个大事故,而且影响工作。我作了最坏的打算,画了附近的示意图,准备向当地政府和公安系统汇报,听候处理。正在大家着急之时,没想到小孔拿了支钓鱼竿,甩到河中,不一会鱼钩挂住了枪带子,把枪从河中拽了上来,大家一片欢呼,谢天谢地,好歹没有造成重大事故。事后听到白玉县公安局的同志说,有一年四川的一个地质队把枪掉在河里,没有捞上来,他们派人在河边守了两三个月,只到冬天河水小了才找到枪,想想我们真是万幸。

在牧区工作搞好民族团结是件重要的事情,我们的工作若离开当地政府和牧民的支持,将寸步难行。因此我们特别重视与当地政府和牧民群众的关系,特别重视藏族的风俗习惯,尽量不打扰他们。每到一处,都向当地政府汇报工作,求得他们的理解和支持。他们有啥困难需要我们帮助的事情,我们也尽力相助。在贡觉县工作时,我们了解到县上汽车坏了,县上急需到成都拉运物资,我们马上派车支援。有时牧区发现疫情出现传染病,分队的医生前去帮忙,牧民有病,经常到分队请大夫看病,有时产妇难产也请分队医生前去救治。我们与当地政府和牧民建立了良好的关系。当地牧民经常送牛奶给我们,我们没柴烧了,政府派人送来烧柴。有一次在贡觉县相皮乡我们的小车过河,河水太深把车漂了起来,并且被河水冲着向下游漂,下游不远就是通往金沙江的热曲,情况非常危急,乡上的干部发现后赶快组织人带上麻绳跳到河里把车拴住,大家齐心协力把车和车上几个人拉了上来,避免了一场事故的发生。还有一次我们用汽车搬家,走到半路上,遇到一座小桥被水冲垮了,挡住了去路,县上领导知道后,组织人上山砍树,很快把桥修好,保证了我们工作能够正常进行。

由于大队领导的重视和全分队同志的共同努力,终于在1993年完成了生产任务。该项目在初审和终审及资料档案汇交时都获得了优秀等级,最终被国土资源部评为部级二等奖,并且获得西藏地矿局颁发的10多万元奖金和国土资源部3000元奖金。

1994年我已经在青海地质事业上工作了三十多年,按当时的规定已经超过了退休年龄,根据大队的要求,我办理了退休手续。说心里话,我确实不愿离开我所热爱的地质事业。退休后在家待不住,只要有机会,就会出去做点工作。退休20多年,我一直没有闲着,给分队写过报告,编过地质图,也去野外队进行过矿区普查,先后参加了地质调查院《青海省昆仑-柴达木盆地北缘区域地质图及金、银、铜、铅、锌矿产图说明书》、《青海省矿产资源潜力评价》和《青海省区域地质志》等大项目的图件编制和报告编写。现在我已经八十多岁了,仍在工作着。我心想,只要身体条件允许,我愿意一直为地质事业工作下去。

 

青海省地质调查院退休职工

于文杰


打印本页 | 关闭窗口

 

关于本站 | 联系我们 | 设为首页 |  加入收藏 | 在线拼音 | 在线五笔 | 汉语拼音 | 繁體中文 | English
主办:青海省地质调查院党群办公室 技术支持:青海省地质调查院信息技术中心
Copyright©1998-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青海省地质调查院® 版权所有
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:青ICP备05000607号
网络110报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