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ttp://down.admin5.com
信访举报
       友情链接 更多...
· 青海省人民政府
· 国土资源部
· 中国地质调查局
· 青海省国土资源厅
· 青海省地质矿产勘查开发局
       便民服务 更多...
· 天气查询
· 西宁住房公积金网站
· 西宁市交通违章信息查询
· 西宁公交查询网
· 列车时刻表
 
        本站首页  → 地调文化  →  我的奶奶
信息来源:物化探 发布时间:2020年8月7日 访问频度:54

我的奶奶

2019年是我最难熬的一年,这是我灵魂成长最快的一年,在这一年的开头,我失去了最疼我的人,我的奶奶。一个地地道道,普普通通的农村人。我的奶奶对我影响特别大,每每遇到困难时,我第一个想到的人就是奶奶,是她教会了我生活,是她教会了做人,我完全继承了她的思想和品德。

2019年春节,小儿子才一岁多,因此,我们没有回陕西老家。那是在2018年清明节,我回过一次老家见了奶奶一面之后,除了手机视频,2018年清明节算是此生见奶奶的最后一面了。2019年除夕夜,奶奶和我们全家视频,还特意看了我的两个儿子,我看她很开心,我当时还顺手截个屏,没想到这竟然成了此生最后一张有奶奶的照片。开年后,单位招标,至今清楚记得那是周三我听妈妈说奶奶昏迷不醒。我打电话问老家其他人,他们都说不要紧,劝我好好工作先别回家,我觉得奇怪怎么会昏迷不醒呢?谁知道竟持续了两天,还没动静。我着急了,周五晚上的火车票没买到,只买到周六一早的车票。就在周五晚上家里人都说奶奶不行了,医生都让准备后事了。可奶奶还有微弱的呼吸,我知道她是在等我回去见最后一面。谁知道,我快到兰州时候,给妈妈打了电话,刚好她在奶奶身边接电话,顺便说了句我要回来。突然,奶奶猛喘几口气就再也没有呼吸了,他们都说奶奶知道我回来了,就安静地走了。我知道后,心里很难受,虽然带着大儿子一起回家,但心里说不出的哽咽,就连呼吸都那么压抑!

到了宝鸡,我感觉天都是灰暗的,回到了老家,我看见奶奶躺在棺板上,衣着整洁,还像生前那么熟悉的形象,却不能开口说一句话了。我跪在灵堂前,心里有好多话都说不出。那几天天气很冷,人很多,我很难过。可是我不愿意对任何人讲,不愿意回忆有关奶奶的一切。因为我不敢想,也不敢说,情到深处人孤独,哪怕是再熟悉的人,我都不愿表露我的情感。直到出殡那天,我哭的那么地难以自拔,哭的那么地伤心难过我失去的不光是奶奶,而很多的是我的人生的轨迹。此刻起,我感觉人生的快乐和幸福已经没有了源头和动力。接下来急急忙忙,我回到了西宁,这个我不愿意回来的地方。但我又不能不回来,就像奶奶最后给我说的话,照顾好两个孩子!我不愿意让她失望,所以我要努力,我要加班加点完成标书……接下来的日子并不想平常那么坦荡,先是我生病了,病得那么突然,持续到现在,最终我放弃了篮球,放弃了我喜欢和热衷于的野外地质生活。我把更多的时间放在了专业学习和研究上,虽然我的身体没有以前强壮了,可我的理想比以前更坚定了。

虽然未能见上最后一面,此生就这样永别了,但奶奶给我感觉还是那么慈祥和亲切。我经常想写一篇纪念奶奶的文章,可是我怕我写不清楚,写不完整,因为太多太多的回忆,就连奶奶给我讲的故事,我都写不完全了。我不知道从哪里写起,我只知道奶奶从我记事起就很迁就我,也很疼爱我。就算是别人给她的一个水果她都舍不得吃,要藏起来给我留着,哪怕是放到发霉了,也不会给别人吃;就算是平日里顶着烈日挖草药攒的零花钱,都要给攒起来让我花掉;就算是家里要做好吃的,都要等我周六放假回老家再做……太多太多的记忆从不曾模糊,却在我的脑海里越来越清晰,除了她的音容相貌清晰地还留在我的脑海,她那优秀的品德更是激励着我前进。

奶奶是个不识字的人,但是她却度过了7个四世同堂的春节。她这一生有四个儿子,四个孙子,四个孙女,她为儿子,为孙子,为孙女付出了一切心血。从我记事起,奶奶就要求我们:做人要有德,做事要用心,对人要有信。这也是她一生的做人准则,也是我为人处世的标准。

奶奶是个勤劳刻苦的人,她一生面朝黄土背朝天,硬生生从黄土地上刨出了一栋二层小洋楼,这也是我们村子最早建造起来的楼房,在90年代来说,整个县城也是寥寥无几。

奶奶是个勤俭节约的人,从记事起,我就觉得她很少给自己花钱,她的钱不是花在给家里买猪仔,买鸡苗,买化肥,就是花在我们这些小孩子的身上了。奶奶没有生病前,每年都要养奶山羊和年猪,这不光是家里柴米油盐酱醋茶的开销,也是为家里伙食提高了档次。

奶奶是个心灵手巧的人,她去世前给孙子和孙女的孩子都留下针线作品,枕头,马夹,棉袄,鞋子,等等。就现在我小儿子穿的马夹和枕的枕头,脚上绣着小黄鸭的花鞋都是她亲手做的。

奶奶是个热心肠的人,每到瓜果蔬菜成熟的季节都会给乡亲们送一些,每年杀猪后的第一顿杀猪饭都会给邻里分享,以至于出殡那天全村男女老少都来为她送葬。

奶奶是个善良的人,经常救助比她更穷或者更可怜的人,我清楚记得她经常给要饭的人施舍米面油或者给一些她的血汗钱。

奶奶是个知足的人,在她生病严重的时候,甚至昏迷的时候明明嘴上含着我的乳名,但却不给我打电话,怕我在野外分心,只要他知道我一切都好,她就很欣慰。2017年6月份奶奶得了脑溢血,整个人昏迷不省人事,我竟然一无所知,当时我在“黑海项目组”没有信号,等有信号的时候给奶奶打电话,爷爷说她不接我电话,我非要让奶奶接电话,好久才从电话里听到“嗯”的一声。后来才知道奶奶昏迷了一个礼拜,知道我打电话的时候才突然清醒说了一个“嗯”字……

写到这,我已泪流满面,无力再去回忆关于奶奶的一点一滴,再多的回忆都抵不过对我的爱,我对她的思念。我知道,人一旦离开,哪怕是有轮回,有来世,但却很难再碰到,再结成一家人。但她的智慧和作风,已经深深地刻在了我的脑海,流淌在了我的血液中,贮存在了我的心房里。每次想起奶奶,我总睡不着觉,但总能感觉到我还是从前那么快乐,那么幸福。究竟是我在梦中见到了奶奶,还是奶奶通过梦见到了我。很多时候,我想把这种感觉写出来,可是我没法写的那么清晰,我怕我会突然惊醒,然后又是痛苦相随,等到这种感情积累到一定程度,我就写几句文字,记录我的情感。就像今晚,我又一口气写下心灵深处的思念,等天亮的时候我不会孤单!供稿:杨鸿鹏




打印本页 | 关闭窗口

 

关于本站 | 联系我们 | 设为首页 |  加入收藏 | 在线拼音 | 在线五笔 | 汉语拼音 | 繁體中文 | English
主办:青海省地质调查院党群办公室 技术支持:青海省地质调查院信息技术中心
Copyright©1998-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青海省地质调查院® 版权所有
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:青ICP备05000607号
网络110报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