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ttp://down.admin5.com
信访举报
       友情链接 更多...
· 青海省人民政府
· 国土资源部
· 中国地质调查局
· 青海省国土资源厅
· 青海省地质矿产勘查开发局
       便民服务 更多...
· 天气查询
· 西宁住房公积金网站
· 西宁市交通违章信息查询
· 西宁公交查询网
· 列车时刻表
 
        本站首页  → 地调文化  →  随感
信息来源:物化探 发布时间:2020年8月31日 访问频度:351

随感

六月的一个周一早上,我刚起床突感体有不适,遂去医院检查,当即医生就让住院治疗。这突如其来的住院,让我一下感觉生活静了下来。

住院这段时间,我遇到到人无非就这几种:医护人员,病人,家属,但我却感受了人情的冷暖和生活的真谛。住办完手续住进医院,就是各种检查,第一天清晨就光抽血就抽了近20管,下来就是X光,B超,彩超,CT检查,一下子我感觉自己是否已经病入膏肓了。我开始默默不语,我开始注视医生的一言一语,就期待赶紧给我说明病情,好让我有个准备。但医生只是询问症状,从不正面回答我的提问。于是我便关注身边的病友,询问他们的症状,观察他们打点滴的药名,看看是否和我一样。不观察,不询问还好,这一留意一对比,感觉整个世界仿佛都开始安静了。

离我最近的病号是80岁的大爷,他和我一样的口音,一样的籍贯,所以我们很快就交流起来,但他的话不多,除了拉拉家常和聊聊经历,只是反复的一句:“你还年轻,抓紧治疗。”但他的妻子却很善谈,操一口宝鸡虢镇方言,天南海北,天文地理,无所不知,无所不谈,原来她是“知青”她对我们说话很客气,据她话讲,她有两儿两女,大女儿已经过世,大儿子在西宁上班,小儿子在外地,小女儿和我差不多大,住院这段时间晚上都是小女儿过来陪护老大爷,她一吃晚饭就回家了。谁知道这天早上老大爷没醒来,医生急忙推进了ICU病房,老奶奶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个不停,后来,她的儿子来了,50多岁的中年男子进来倒是说着一口普通话,询问完病情,不一会就提着牛奶,水果,营养品走了,病床上只剩老奶奶一人在抽噎,直到我出院,老大爷还没回来。

再离我近点的病床是一个90多岁的老爷爷,他经常是于睡眠状态,照顾她的是一个护工,据说护工一天的工作是280元,还得管伙食。据护工介绍,这个大爷是青海卫校的老师,老伴已经离世很多年,有一对儿女,但老人都是单独住在卫校,没和儿女一起住。每天中午12点后,我都会看到老大爷的女儿拎着水果过来,然后和护工交谈一会就走了。可能这水果是给护工带的,因为我从未见老爷爷吃过水果。至于他的儿子,我更是从来没见过。

我远点的床位是一位70岁的奶奶,一头的银发,但是她精神状态确很好,非常善谈,给我说得最多的就是她引以为荣的儿子,不过是我出院前两天,她才开始和我聊天的,因为之前他儿子一直陪着她,经常有朋友和亲戚来看望她,她也没空和我闲谈,她经常把床头的鲜花和水果送给护士。原来,他儿子在澳大利亚墨尔本上班,这几天看着她病情好转即将出院又回墨尔本去了。

在医院见到的形形色色,有感动,有气愤,有羡慕,有鄙视……不同的病人,不同的病情,不同的生活。医院就像一面镜子,渗透了人世间的凄凉惨淡,也反射出了人与人之间的血脉相连。我静下来的时候总在想,这么多年,我漂泊异乡,那年迈的父母们又是怎样度过每一天呢?是否,我也是那个个从未露过面的儿子呢?人身体生病了,有医生治疗,那思想出了问题又有谁会治疗呢?(地调院 杨鸿鹏)

 


打印本页 | 关闭窗口

 

关于本站 | 联系我们 | 设为首页 |  加入收藏 | 在线拼音 | 在线五笔 | 汉语拼音 | 繁體中文 | English
主办:青海省地质调查院党群办公室 技术支持:青海省地质调查院信息技术中心
Copyright©1998-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青海省地质调查院® 版权所有
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:青ICP备05000607号
网络110报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