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ttp://down.admin5.com
信访举报
       友情链接 更多...
· 青海省人民政府
· 国土资源部
· 中国地质调查局
· 青海省国土资源厅
· 青海省地质矿产勘查开发局
       便民服务 更多...
· 天气查询
· 西宁住房公积金网站
· 西宁市交通违章信息查询
· 西宁公交查询网
· 列车时刻表
 
        本站首页  → 地调文化  →  夏虫冰语
信息来源:物化探 发布时间:2021年3月1日 访问频度:1016

《夏虫语冰》
  最近拜读了贾平凹爱女贾浅浅的诗。首先让我想起高中语文老师读一篇文章,那是贾浅浅和贾少龙结婚的时候,贾平凹先生写的婚礼致辞,其中有一句话“浴不必江海,要之去垢;马不必骐骥,要之善走。”至今我仍然记忆犹新。那时候就在想这贾平凹老师真有文化,就连姑娘的名字都这么有内涵,假浅,那就是真的深,有内涵,这是一种大智若愚的智慧啊。
  时过境迁,从陕西到江西,再到西宁,直到近日看到贾浅浅火了,回头想想,我也有关于诗歌的一些故事。那是高三时候,语文老师魏一先生退休了,新来了一位语文老师,他的教学方式和魏老师截然不同,每天第一节语文课,他都会抽出5分钟让一位学生上讲台讲一篇文章。我们这个所谓的重点班也算是人才济济,能诗会赋的同学比比皆是。记忆最深的是崔同学写了一首情诗准备当全班同学面念出来,可惜那个女生知道后直接请假一天,没来。轮到我的那节课,我讲了一首七言律诗。台下一片安静,语文老师说了句,古人的诗就是写得好,你也讲得特别好。这句话给我了很大的动力和激励。其实这就是我自己严格按律诗要求写得一首诗,押韵、对仗、意境,这些对我来说很容易。但是在平仄音律上,我琢磨了很久,古今汉字变音很多。最后我是把一二声作为平音,三四声作为仄音去处理。从此以后,一发不可收拾,每遇心情浮动,我总会通过诗歌发泄一下感情。久而久之,这成了习惯,也成了爱好,更成了我记录生活的方式。
  我哥有个群,群里能人志士很多,有一位青海的作家,经常往群里发诗歌,我也会拜读一番。有一次他发了一首现代诗,有一句:春夏蛙语赞西宁。我觉得好奇,群里从来不发言的我,问了一句,西宁有青蛙吗?这下群里沸腾了,很多词语来回复我:官僚,腐败,纸上谈兵,不切实际,不懂民风,夏虫语冰。还有人约我夏季一起去采风,听听蛙声。那时候想想自己,来西宁快八年了,地质公工作就是这样,三四月份就出野外,十一二月份才回西宁,别说青蛙,蚂蚱,知了,就连西宁的环湖赛也没见过一次。没有信号的野外,四季穿棉袄的青海,叫我如何去反驳群里的回复。从此以后夏虫语冰这个评论在我脑海里留下深刻的印象。
 近日百度了贾浅浅的简历,西北大学文学院副教授,现当代文学在读博士,鲁迅文学院32届高研班学员,参加第35届青春诗会,陕西省青年文学协会副主席……抽空再拜读了她的大作,我不敢苟同空格成诗的评论,我也不敢反驳当代文化的流向,我更不敢终止自我反省。夏虫语冰的评论让我更不敢轻易否定生活层次决定的认知。
  近几年我加个一个纯粹的文化群,里面有我的老师,有我的长辈,有我的朋友。我发现很奇怪的现象,被赞美,评论,解说的作品,不是看作品的好坏,而是取决于人。刚进群我也发一些我写的作品,虽然群里视而不见,但是私下有好几位文友加了我微信,互相交流生活。从那时候我才我起我的一位叔叔说的一句话“好文章都是夸出来的!”,顺其自然吧,我常常看见有人喜欢喝酒,有人喜欢抽烟,有人喜欢旅游,有人喜欢养鸟,有人喜欢发朋友圈……这其实就是一种生活方式,一种兴趣爱好,一种习惯,一种生活方式罢了。没有好坏之分,没有雅俗之别。其实,夏虫也可语冰。地调院杨鸿鹏


打印本页 | 关闭窗口

 

关于本站 | 联系我们 | 设为首页 |  加入收藏 | 在线拼音 | 在线五笔 | 汉语拼音 | 繁體中文 | English
主办:青海省地质调查院党群办公室 技术支持:青海省地质调查院信息技术中心
Copyright©1998-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青海省地质调查院® 版权所有
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:青ICP备05000607号

青公网安备 63010302000392号